Just For Fun

李亚普诺夫斯基的混乱天堂

这等牛人也在wordpress上写blog!

with 2 comments

陶哲轩(Terence Tao)的blog : http://terrytao.wordpress.com/

里面有他的research,lecture notes,math related advice等等,内容很丰富,他和读者的交流也是挺充分的。这里转一篇他的文章”Does on have to be a genius to do maths?” [原文链接],有个liuxiaochuan翻译了这篇文章在[这里],liuxiaochuan博客上写的另一篇文章,“我们到底要打多少基础”也让我很有同感

Does one have to be a genius to do mathematics?

The answer is an emphatic NO. In order to make good and useful contributions to mathematics, one does need to work hard, learn one’s field well, learn other fields and tools, ask questions, talk to other mathematicians, and think about the “big picture”. And yes, a reasonable amount of intelligence, patience, and maturity is also required. But one does not need some sort of magic “genius gene” that spontaneously generates ex nihilo deep insights, unexpected solutions to problems, or other supernatural abilities.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Jerry

June 14, 2008 at 3:31 pm

Posted in nonsense

说谎说得真憋屈

leave a comment »

下午两点被表扬一把,五点钟没有再受到信,以为老板这就走了,于是去Lily家聚会包饺子,然后杀到江家打牌。打牌的时候我就觉得心神不宁的,要是老板给我发信怎么办,但是又一想反正他今天也要走,晚上回去再弄也不迟。这时候Lily的手机响了,大家开始起哄,“Andy 你好,我在打牌”,没想到她挂了。我们还问怎么不说在打牌,她说是老板打来的,怎么能说。然后江起身去卧室看手机,发现老板也给他打过。大家正纳闷什么事这么急,我的电话响了,十点半。我忐忑地接起来,老板说我今天把slides给你发过去了,你收到没有,我说我没check,她说你现在能check吗?我脑子一麻,谎话脱口而出,我的internet出问题了,明天才能好,她交代了几句就挂掉了。

我那个后悔啊,这谎撒得实在是太拙劣了,太老套了,太没有创意了,太不可信了,并且这样的话我晚上给不给弄了发过去呢,发过去不就说白了我在撒谎吗,不发过去耽误事儿怎么办呢?七上八下地回到家上网,发现email是9点钟发的,老板等了一个小时就受不了了,我更憋屈了,错过1个小时的邮件不是很正常吗,何苦要撒那个谎呢?弄到早上4点钟总算弄得差不多了,想了想还是发了过去。刚刚积累起来的这么一点点信任就立刻被打破了,我很憋屈很后悔。

Written by Jerry

June 10, 2008 at 2:42 pm

Posted in nonsense

居然被表扬了

leave a comment »

昨晚10点发信说今天要见我谈slides,昨晚忙活到夜里3点,死扣着昨天她指出来的那些个细节,也没多大进展。今天早上8点钟就起来,10点半去找老板,被一顿批,说“你要是不行的话,就给我来弄,反正要给我个东西这样我至少知道做的怎么样,我今天晚上就要走了,不行只能email联系继续修改了”。我赶紧说公式都利索了,仿真都是弄完了,其实还差不少。回办公室继续弄了有一个多小时,一大半时间浪费在调unmodeled actuator dynamics的仿真结果上,后来也没弄好这个仿真,忐忑不安地把草稿发过去,就和大伙一起吃饭了。

回来之后看见一封email等着,一看,居然是表扬的,说我很快明白了她做presentation的style和tast。
Your are my student now!
I am proud of you.

第一次被表扬,完全出乎意料之外,受惊了。当然随后交代的任务更棘手了。

Written by Jerry

June 7, 2008 at 10:03 pm

Posted in nonsense

祈祷

leave a comment »

祈祷world能够拿到offer。这么宝贵的生机,一定要抓住。

Written by Jerry

June 4, 2008 at 10:59 pm

Posted in nonsense

[立此存照]我已经过了折腾的年龄了

leave a comment »

有Debian已经很好很好用了,费劲弄什么slackware,gentoo呢?Q6600+4G的电脑还在乎那点性能的提升?想学所谓的本质,debian下一 样可以改配置文件啊。别人的slides,凑合着抓紧弄完就行了,干嘛那么追求完美地折腾texpoint呢。完成工作是第一位,开始自己的 research是迫在眉睫的事情,每天做完一堆事情晚上看个电影睡个好觉,天长日久的成就感不比折腾利索一个破软件多多了?

从本科在机房的时候起,折腾这些东西就浪费了我太多太多的时间,现在生活和工作的压力越来越大,并且越来越紧迫。以前读完本科还可以读两年硕士,读完硕士还能读四年博士,总有借口让自己龟缩在单纯校园里,现在要走到头了,无论是向老板还是向自己都不是那么好交代的了。

立此存照,不折腾了,每次有折腾的冲动的时候就要赶紧提醒自己。赶快把slides做完,把Norway的simulation搞完,把AAR的model学完,然后去学车,去看陪world电影,shopping,还有一直拖着的申请。

Written by Jerry

May 8, 2008 at 3:37 pm

Posted in struggle

转文一篇

leave a comment »

你真的想颠覆中国吗? http://www.bullog.cn/blogs/wangxiaoshan/archives/128873.aspx

( 德国《时代周报》专稿,请勿转载。)

西方媒体对中国的批评,让中国人实际上处于尴尬的境地。以CNN主持人Cafferty为例,他说:I think they’re basically the same bunch of goons and thugs they’ve been for the last 50 years.这引起了很多中国人不满,中国外交部以强烈的态度要求CNN和Cafferty道歉。很快,CNN发表声明,说Cafferty所说的 They指的是中国政府,而不是中国人民。并说,it was not Mr. Cafferty’s nor CNN’s intent to cause offense to the Chinese people, ignited indignation of Chinese home and abroad and would apologize to anyone who has interpreted the comments in this way.中国外交部依然不满,再次,第三次要求CNN道歉,说CNN是在挑拨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的关系。CNN显然没有再次道歉的打算,这下轮到外交部不 好收场了,估计只好不了了之。

尴尬在于,在中国,普通人是不可能收看到CNN的,CNN的电视信号,和很多其他的西方媒体一样,只在豪华宾馆和“高尚”社区才能出现。在没有 INTERNET的时候,外交部如果不发表谴责CNN的声明,我们如何得知自己被“侮辱”了呢?我们只有谴责CNN的自由,而没有收看CNN的自由。甚 至,有些愤青无法理解,美国政府为什么就不管管Cafferty呢?比如,开除他。

西方媒体这次有关西藏的报道,确有不尽不实,记者不能进入西藏自由采访,让编辑异常难办,话不够,图来凑,由于分不清尼泊尔人和中国人的面孔,将很 多尼泊尔警察逮捕抗议者的图片当成发生在西藏的事,至少犯下了技术错误。但中国人从哪里知道真相呢,只能看CCTV。于是,两拨不知道真相的人开始进行无 边无际的争吵。至于3月10号到现在,藏区发生了什么,天知道。

因为传说家乐福的大股东曾经给达赖喇嘛捐款,虽然没有证据,网络上还有有很多人开始号召抵制家乐福,原因是奥运火炬在巴黎遭到了支持FREE TIBET者的抢夺,他们认为法国政府没有尽力,甚至暗中支持。中国政府很满足这种状况,民心可用,外交部发言人说抵制家乐福“事出有因”,希望法国政府 反思。可是几个月后,奥运会即将在北京开幕了,那些要上街游行实践他们拥有的“反对外国政府的自由”的年轻人很可能会带来麻烦。几天后,警察出动了,开始 限制年轻人的“爱国自由”,4月19日下午,在北京中关村家乐福门前,我看到,至少40个警察在劝阻试图打开国旗和横幅的年轻人。官方社论也高调出笼,说 “办好北京奥运会就是最大的爱国”。年轻人会听政府的话,他们中至少有一部分,会从长辈那里听说1989年6月4日发生的事情,知道不听话的后果,但他们 也会感叹,连“爱国”都不让,唉。

中学课本上,1840年到现在的中国,写满了屈辱,被西方国家不断欺负的历史,让人焦躁不安,充满自卑,而自卑又经常以一种骄傲的姿态出现,使人很 难接受批评,尤其是在西藏问题上,涉及主权和民族自尊心,会让人们想起“割地赔款”的日子。如果有人对西方媒体的报道赞同、理解,甚至只是觉得兼听则明, 都会被说成是“不爱国”,是汉奸。在巴黎的火炬手,残疾人运动员金晶,曾经独自面对抢火炬的人,几天前还被视为英雄,仅仅因为她说自己不赞成抵制家乐福, 就被有些人骂为汉奸。这些人并不想得到真相,想得到的只是被人看重。跟中国做过生意的人中肯定有人会有这样的感觉,有些时候,你只要让对方获得面子上的满 足,就会得到更多利益。

30年来,中国的经济突飞猛进,这让中国人的年轻人有了一种虚妄的感觉,觉得西方世界是在嫉妒我们,所以千方百计抹黑中国。官方媒体也开始嚷嚷“大 国崛起”,甚至一些所谓知识分子开始梦想“用东方智慧拯救世界”。实际上,除了好莱坞电影里虚假的英雄,我还没见过谁能拯救世界。如果有人认为自己有能力 拯救世界,他会在意批评吗?

批评中国的记者,你真的想颠覆中国(政府)吗?我不相信,即使有,也不可能达到目的,尤其是从西藏问题入手。愤青们的想法是,中国即使有问题,也要 靠自己来解决,容不得外国人,尤其是在过去近200年来带给中国屈辱的人来说三道四。中国民众被“教育”很多年了,甚至有人根本不知道国家、政府和政党的 区别。

但批评是必要的,没有人有免于批评的权利,一切自由要从言论自由开始,正如臭嘴Cafferty说中国政府bunch of goons,也会用类似的语言说布什一样,即使他全是胡说八道,也比没有人可以发出反对的声音要好,在中国,就是如此。

Written by Jerry

April 21, 2008 at 7:28 pm

Posted in nonsense

难得喘气

leave a comment »

看起来最乱的几天暂时过去了。CoV,Opt和Real的作业都又忙又乱地完成了。我得好好计划一下近两天的事情,因为很快各种作业会又都接踵而至,又要开始乱了。近期的事情:
1 Norway的paper和仿真。这可是每次见到老板都说的,但是已经很久没有做了,我知道很痛苦,但是没办法。事情虽然烂但是还是得好好做啊。虽然看到老板对Enric aditya 甚至新来的俄国小伙的态度很受打击,但是一时半会儿也没有brakethrough的可能性,那只好做手里的了。

2 Optimal Control经过几天做作业的奋战,终于初步理解前面几节课在上什么了。要再接再厉,找时间把前面的notes看一遍。

3 CoV虽然通过写作业对那个什么exact, central family, central field有了点感性的认识,但是总的来说还是不懂。明天就要上课了,今天得抽时间看看。

4 Real Analysis今天那个女老师写字太快了,只顾着埋头抄,什么也没理解。13号就要有个take home test了,也要看啊。

5 Intelligent Control耽误了一节,本应趁机复习一下Lyapunov函数的证明,还有看看Khalil的相关章节的,但是没有,得看啊。

6 Optimization上次没听懂,今天抽1个小时看看,问问world。

7 Hoare的那个paper看完了,得稍微深入一点,然后找老板汇报一下。

最近几点感想颇深。research真的是自己的事情,老板上个月发信给大家说大家都要有paper,但是我没写出来去找她的时候,她倒是很平静,说反正你是第一年的,不一定要有。看来真的不是完成她布置的任务那么简单。(希望她平静不是因为她压根对我没报什么希望,或者是她已经放弃我了,想到这里毛骨悚然)。还有,作业真的应该一发下来就按照deadline的那种劲头做,做作业真的很有帮助,帮助复习,更好地上后面的课,有不明白的还能及时去问,而deadline再赶就太惨了。还有,尽可能地预习,上课理解当堂的内容,因为真的没有时间让我下课慢慢消化。这些说起来容易,而做起来,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可真是难啊,要克服惰性,要有计划。

Written by Jerry

February 11, 2008 at 9:23 pm

Posted in nonsense